庄太太又美又飒

庄太太又美又飒

庄太太又美又飒

现代言情/连载

素想

2021-05-25 09:47:00

简介

一次邂逅,阴差阳错她住进了庄家。从此,她成了庄家的团宠。 叔叔阿姨疼爱,小弟崇拜,让从小就没享受过父爱母爱的她活成了小公主。 不久之后…… 某天,她从一辆豪车上下来,男人将她堵在门口,“送你回来的是谁?” 她浅浅一笑:“这么关心我,喜欢上我了?” 男人被她的笑晃花了眼,心跳加速,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爱她,加倍疼她,更不允许人欺负她。 可是,他的手下来报:“焱少,夫人已经将攻击我们公司内网的黑客找到,并且,花几个亿收购了那家公司。” 原来他家小丫头,不仅仅是个大学生,还有多重身份,随便抓一个出来都让人瞠目结舌。

目录

第310章 领证吧

同类好书

死过来,面瘫首席!

死过来,面瘫首席!

程漠:蠢女人!你敢用啤酒瓶砸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棠棠:我管你是谁!你往人家胸前塞人民币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本小姐是谁!那个……请问你是谁?某亚洲黑道首领脸色变黑。这女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他都说了他叫程漠!她居然记不住他的名字!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名完全成立!拉回家,养着!某女撇嘴。亚洲黑道首领又怎样。哎哎哎~~~宠妻......

空气中氧气 · 现代言情 · 完本
爆宠呆萌小娇妻

爆宠呆萌小娇妻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繁花锦觅,婕妤美好。 前世,苏觅妤放着好好的粗大腿不保,傻乎乎的把渣男当成了好男人,白莲花当成了好闺蜜。所谓的好男人,好闺蜜,早已滚到了一起,直到死的那一刻才幡然悔悟。 这一世,去他的好男人,滚她的好闺蜜,她只要一个叫沈蓦然的男人,只想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好好的爱他,保护他!抱紧他的大腿! 这是苏觅妤欠沈蓦然的! “沈蓦然,我想抱大腿!” “给你抱个够!”男人淡淡一笑! “沈蓦然,他们欺负我!” “我帮你!”男人一脸的宠溺! “沈蓦然,我错了!” “错哪了?”男人似笑非笑的望着身前的女孩,似乎在确定什么! 错哪了?苏觅妤语塞了,她刚刚随口一说,可是为什么男人的眼神就好像是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似的?是她的错觉吗? 这一次,重生而来的苏觅妤,总觉得那个叫沈蓦然的男人怪怪的!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这个男人的一个秘密…… 宠文,大大的宠文! 宠上天的节奏!!!

抹囡昔 · 现代言情 · 完本
咒术师的我马甲遍布横滨[综]

咒术师的我马甲遍布横滨[综]

专栏《[综咒术回战]荒神他想成为咒术师》和《[综咒术回战]论咒术与异能的兼容性》求收藏qwq ———— 枝川或,十六岁的时候被东京咒术高专录取,告别了家乡的小伙伴,一个人千里迢迢从宫城跑去东京读书。 然而却在十七岁那一年,在一次祓除诅咒过程中晕倒,随后被诊断出患有“睡美人症候”。 于是不得不放弃了咒术师的身份,从高专退学去了东京隔壁的横滨。 然后就成为了一个马甲遍布全横滨,真正意义上打了N份工的男人。 **** 他当过港口大小姐的服装设计师,当过世界第一名侦探的助手,当过银座酒吧的酒保,当过菲总公司的理财顾问。 文能担任横滨知名作家织田作的催稿编辑,武能化身交警拦住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港口帽子架。 除此之外,还是某绷带精的殉情对象 文武双全,样样精通,项项全能,是无论哪位上司见了都得赞叹一声的好员工。 然而枝川或本人—— 在打了N份工之后,少年单手支着下巴,额前的浅蓝色碎发半遮住璀璨如宝石的深蓝色双眸,与系统商量道:“我说,能不能给我来一点非服务业的马甲,被别人伺候的那种。反正我不想当打工人了。” 系统沉思了几秒,道:“可以。” 然后他就获得了新的马甲—— 【被异能特务科关押在监狱的罪犯,某白毛饭团的狱友】 【横滨某孤儿院领养的孤儿,有一个会老虎化的小竹马】 枝川或:…… 神他妈被别人伺候。 ———— 排雷小指南: ◆暂时隔日零点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日更了 ◆cp大概率5t5,不排除有其他暧昧向 ◆主角前期身体有问题,后期会好的 ◆bug太多了!!不太适合考据!! ◆ooc无逻辑!!我就想写个恋爱向的!! · 专栏《荒神他想成为咒术师》求收藏: 身为港口绝对的武力天花板,森鸥外一直为有中原中也这样优秀负责又能干的下属感受自豪。 直到有一天—— “Boss!中原先生说他辞职不干了!!” “……?”黑发男人微笑着问:“中也君为什么辞职?” 下属:“中原先生说他要去当咒术师。” “……” 森鸥外:?什么玩意? **** “嘭——” 扬起的尘土散去之时,只见从天而降的橘发少年一脚踩着诅咒的脑袋按进了地里。他抬手压着帽子,黑色的大衣剧烈飞舞着,钴蓝色眸中睥睨之色尽显。 “你刚刚说要杀了谁?” “再说一遍啊。” 诅咒:“……%#¥*&” 谁让我来打中原中也的!!是想让我死吗!! **** 中原中也,原横滨港口干部,荒神本身,异能名为「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某一天突然从港口辞职,然后一跃成为屈指可数的几位特级咒术师之一。 又一次祓除诅咒后,橘发少年拂了拂帽子上的灰尘,却感受到了身旁黏着的视线。 他不明所以地望过去:“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白发蓝眼的青年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中也果然是最强的。” “……” 少年将帽子戴好,别扭地别过头:“嘁,那当然。” ——而我就是最强啊。 那一刻,五条悟的内心如是想。 立意: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昼离 · 现代言情 ·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