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狂徒

第一章 正室有后台,小三斗不过

“小姐,你脸颊微红,眉心向月,面含春意!很显然,这段时间,正是你满屋桃花开,一枝红杏出墙来,勾引猛男进门的大好时机!此时,正是艳阳高照,正午当时,我劝你,赶紧去街上挑几件漂亮衣服,打扮得漂亮一点,妖娆一点,以求今晚能成其好事啊!当然,本来以你的姿色是不必这样的!只不过,你眼含双煞,脸色冰冷,恐怕会吓走那些正欲行动的人。若……”

    山中市警察局内,一个江湖术士正被一个美女拉着大步往里走,美女的脸色冰冷,脚步声显得很急促。

    只见,被美女拉着的江湖术士打扮也是有些不伦不类,右手抓着一把鸡毛扇,边走边说,不时的扇动几下。鼻梁上本来挂着的超大号黑色墨镜此时因为前方那美女的拖扯,此时只剩下一边挂在耳上,晃晃悠悠。他的身上披着一件青色长褂,其中一小截正因为他的走动在地面上拖着。

    在他走动间,我们能从那长褂的开叉处看到,这家伙,他的大腿圆润,脚毛细长,稀疏,黝黑……

    “够了!”

    美女一声大喊,停下脚步,转过身怒视着眼前的江湖术士。快年底了,上头来了新指示,要严厉打击歪风迷信。

    这不,今早刚出去逮了个顶风作案的家伙,却没想到,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无赖,泼皮!抓他到现在,整整两个多小时,偏偏一句话都没停下,而且,说的东西,在她听起来尽是废话,却偏偏又没办法堵上他的嘴!

    美女猛的转身过来,酥胸一副左右摇摆,尽是一片波澜壮阔,怒海狂涛的春色。江湖术士鼻子用力的嗅了嗅,一股女人的迷人体香铺面而来。由于耳朵上依然挂着他那大号的墨镜,其中一边镜片刚好挡住他的一只眼睛。

    墨镜后,一只贼眼趁机朝着斜下角那衣服挡不住的事业线狠狠的瞟了一眼,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微笑。

    当然,很明显,眼前的这美女她没有发现,眼含双煞的依旧盯着这无赖。

    “你说够了没有?”美女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吐气如兰的说道。但,语气却如冰山一般,冷得让眼前的术士睁着眼睛,微微有些发愣。

    “没有!当然没有!”很快,术士反应过来,微微的嗅动了下鼻子,又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道:“美女,这话不能这么说!并不是什么说够不说够的问题。你瞧瞧,你虽面色冰冷,却眉心含情,确实是一副桃花将到之色。只可惜,你的眼含双煞,若是处理不好,你一生之中的真命天子可能就要离你远去。不如,你将我先放了,咱们找个幽静点的地方,我好为你指点迷津,驱邪避凶啊!”

    术士将挂在耳朵上的墨镜戴好,墨镜后的贼眼又不自觉的朝着眼前佳人的胸部望去。心中暗叫乖乖!

    “哼!”美女小嘴微微张了张,却对着这家伙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能冷哼一声,转身将她手里握着的手铐狠狠一拽。“你千算万算,没算到你有今天吧!”

    “哇……!”冷不作声,术士哀嚎一声,声音回荡在走廊上。在他手上,一个明晃晃的手铐正此时正闪闪发亮。但在他看来,却没有半点美观。哀叹一声,恐怕手腕上,又要多出一条血纹了。

    “队长,你这样,恐怕会有麻烦的!”术士的哀嚎声终于也起了点作用,美女的一个同事走到她身旁,悄悄的在她耳边说道。

    “我有分寸!”美女眼角斜了身后的术士一眼,淡淡的说道。而后,拉着术士继续朝前走去。

    “坐!”

    审问室内,美女开口说道。

    术士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布置,两张椅子,一张三角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这时候可没外人,术士知道,这时候势比人强啊!只能乖乖的坐到椅子上。

    “叫什么名字?几岁?祖籍哪里?干这行骗人多久了?”美女在他面前坐下,翻开桌上的本子开始记录起来。

    “子木,年芳二十二,热爱生活,助人为乐,绝对是一等良民!太君,我可没有犯什么事啊!”子木依旧嬉皮笑脸的回道。

    美女俏脸含霜,猛地一拍桌子“废话!”

    “就你这种人,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宣传迷信,你这叫顶风作案,你这叫愚昧无知……!”噼里啪啦的,美女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之前看到的资料里面的罪名一下子全扣在子木头上。

    “美女,那你的名字叫什么?”当美女话音刚落,依旧气喘吁吁之时,子木开口问道。

    “萧燕!”美女嘴一张开,随即就反映过来。

    猛地,她手里的档案本一下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跟我出来!”萧燕恶狠狠的盯着子木,咬牙切齿道。随即,转身朝着门方向走去。

    子木也跟着站了起来,顿了顿,盯着美女的背影道:“开房?”

    这时,子木很明显,他发现已经将门打开来的美女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继续走了出去。

    当子木刚走出审问室的时候,就发现,之前的萧燕正恶狠狠的盯着他,对着身边的同事说道:“给我扣留这小子四十八小时!”

    “管饭不?”子木也不在乎,咧开嘴角问道。

    在子木话音刚落,她的同事赶紧瞄了眼美女的脸色,立马就接到:“管管管!快跟我走吧!”

    那家伙,也不管子木还要说些什么,一下子就把他拽走。

    “啊……!”

    当两人走不到几步路,身后随即传来一声刺耳大吼,一听就知道是刚才的萧燕。

    两人双目对望,子木微微耸了耸肩,警察无奈的摇了摇头。

    整整两天,子木被关在里面。当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子木依旧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微微哼着一曲调子。

    脚步声啪嗒啪嗒的由远及近传来,那将他关进来的警察适时的出现在铁门外。

    子木猛地起身,呵呵一笑:“老哥,我说你们真准时!刚好四十八个小时。不过,你能不能跟那抓我进来的美女打个商量,再关我个四十八小时!”

    子木的话,让那警察是又好气又好笑:“每个人进来了都想着要出去!怎么,你还想多呆几天?”

    “是啊!你瞧,这里环境又好,还管饭!比我在外面好多了!”

    在子木说完,边上传来一阵哭笑不得的声音。

    子木一愣,转头过去。只见那之前抓他进来的萧燕正一脸苦笑的走了进来。

    那警察也是有些无奈,笑着对萧燕道:“队长,你说的对!这家伙真是个无赖!”

    “没办法!谁叫咱命苦呢?没有个有钱的爸妈,要不也能够安安稳稳的过下辈子!这么多年来,除了在孤儿院,就这几天让我过得最安逸!有房子住,又有饭吃!就是菜色不那么好,不然的话,一切就都完美了!”说到最后,子木还对着萧燕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萧燕哑然一笑,在抓他进来之后,她翻了下之前在审问室记录的档案!发现那时候她确实气疯了,什么都没写!

    不得已,只能去查他的资料!这样才能入档。

    这一查,却一下子让萧燕对子木的满腔怒火一下浇灭。

    子木自幼被丢在孤儿院,十六岁就在这社会上拼搏。也是多亏了有他有这巧嘴才渐渐混到个能吃饱的程度。

    这也难怪,为什么之前将他抓进来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一点紧张!看样子,这家伙也是个惯犯!

    不过惯犯归惯犯!人家也确实没犯过些什么严重的大事。而且,他的背景摆在那边,一个孤儿,对这种人,最多也就是教育一下放了。

    而且,到现在,对于子木,萧燕的气也消了!当然,气消归气消,但对于子木这个人,萧燕还是保留了一点看法,不耐烦摆了摆手,“好了,你走吧!”

    子木如获大赦,急忙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在这里被关了两天,虽说有吃有住,但毕竟也是被关了几天,都差点憋出病来了。

    “我走啦!”子木笑嘻嘻的对着正看着他的萧燕道了一声。

    “走吧走吧!”萧燕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难不成还要我真的再关你几天。

    可是,萧燕发现,子木不但没有走,而且更是眉头深锁,疑惑的望着她。

    “看什么看!还不走!”萧燕双眼一瞪,恶狠狠的对着子木吼道。这小子,放他走,难不成以为老娘真是吃素的!

    “别吵!”子木一摆手打断道。不过,眼神倒也收回来,不再盯着人家的脸蛋看了。只是瞧他的样子,眉头深锁,不时的嘀咕着,看起来,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事一样。

    萧燕也没想到,子木竟然敢这么对她说话,跟之前那说什么做什么的样子根本就像是两个人,一下子不由得有些发愣!

    “不应该啊!短短两天时间,再怎么变,面相也不会有这么大跨度的转变!?可是,这又是怎么解释呢?”子木时而摇头,时而点头,嘴里碎碎念,却把旁边的警察跟萧燕晾在一旁了。他发现,此时萧燕的面相跟两天前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丝毫没有一点挂钩。若不是子木能确定确实是同一个人,差点就怀疑,前几天抓他进来的是不是她的孪生姐妹了。

    “念叨什么呢?走啊!”萧燕此时也回过神来,推了子木的肩膀一下,喝道。

    “等等!萧燕,你告诉我,这两天你是不是有碰见过什么诡异的事,或者是遇上什么奇怪的人?”子木急忙对着萧燕问道。

    “嗯?”萧燕望了子木一眼,“遇上什么事要你多事?你这神棍,还是闭上你的嘴巴,省省功夫!赶紧走,我还有事处理呢!”

    “等等!我想想!”子木急的有些团团转,丝毫没有之前那笑嘻嘻的模样,围着萧燕转了一圈,又深深的望了一眼她的面相。

    只见,萧燕的印堂发黑,两眼无神,特别是眉心处本来若隐若现的桃红色此时也变成一丝血痕。

    这些,都是大凶之兆。

    难不成,是因为她之前的桃花运而起。

    “萧小姐,我很诚恳的邀请你跟我谈几句!你务必有这个时间,过了今天,恐怕我就无能为力了!”子木的脸色急剧变化之后瞬间恢复原样,收起平时的嬉皮笑脸,正色的对着萧燕说道。

    这话一出口,萧燕和那警察都微微有些发愣!

    这叫诚恳的邀请?还务必有这个时间?他以为他是谁啊!

    而在子木看来,虽然眼前这美女关了自己两天,但说真的,子木对她的印象却一点都不坏。各个职业都有它们的规矩,子木他自己顶风作案,被抓也是运气背,怨不得谁!而且,他也不忍心,看着她无缘无故遭此大祸。

    按照萧燕的面相看来,不出三天,她肯定大祸临头!只是,到底是什么大祸,子木却是从她的面相上看不出来!

    当然,子木的一片好心在萧燕看来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只想先把这家伙赶走再说。只是,在此之前,想直接将眼前这家伙赶走的萧燕却在不经意间扫过子木的眼神!

    那是什么眼神?子木的双眼如出生的婴儿一般,看不到一点瑕疵,看着她,透露出一股真诚的意味。

    “楼下有个餐馆,我们就先去那边吧!要是发现你骗我,我就把你关三个月!”萧燕不觉松了口,但依然恶狠狠的对着子木说道。

    “那等什么啊!快走快走!”一听去楼下的餐馆,子木已经一边念叨一边带头走了。餐馆啊,子木长这么大,都还没去过一次呢!

    看着子木连理都没理她,越走越远,萧燕望着她的背影不由得有些气恼!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念叨着:“要是你敢整我,我就天天逮你,我要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活着担心受怕,死了担心二十年后墓地还要充公!”

    这话,听的她旁边的同事心里不觉微微有些发寒,脚步微微朝后挪了一小步。

    “关了我两天,这次就先宰你一顿,权当利息!”心安理得的念叨了一句,子木已经到了楼下的小餐馆。

    突然,一个声音骤然从餐馆的门内传出,“要是你敢骗我!老娘就把你宰个百八十块!”在子木声音刚落,萧燕已经从餐馆的门内走了出来。

    “你,你……你是人是鬼!怎么走得比人快啊!?”子木说道。

    “嗯?”听着话里的意思,萧燕总感觉有那么不对劲,刹那间,萧燕回过神来!走得比人还快?也就是不管萧燕怎么回答,在子木的话里,她都不是人了!

    萧燕一把揪住子木的耳朵,拎着他走进了餐馆。咬牙切齿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是有电梯的吗?!”

    餐馆内,正在就餐的人看着一个美女彪悍的拎着一个男人的耳朵走了进来,不觉得眼睛有些发直,盯了一会,随即低头继续吃饭!没一个人再抬起头来。

    这餐馆开在警察局楼下,不用看也知道专门做哪些人的生意的。这些人,可没一个不认识这萧燕。看着她揪着一个男人的耳朵进来,这还不当没看见一样啊!

    “哎哟!疼疼!燕燕,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有老婆孩子!虽然我咱们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们那时候不是说好了,我们只在一起,你不会打扰我的家庭生活!要不,每个月的钱我再给你加点?”子木被萧燕揪着耳朵,疼得呲牙咧嘴,当着餐馆内众多人大声说道。

    “啪!”“噗!”

    旁边正在吃饭的人,有的手里汤勺不觉掉落地面打碎,发出一声脆响。有的直接将已经喝道嘴里的汤一下喷了出来,弄得满桌都是!但那些人却好似没有发觉一样,傻愣愣的看着揪着子木耳朵的萧燕。

    不觉,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浮现一个词“小三!”

    “山中市的警局一枝花,竟然是别人的小三!?”嗡的一声,基本上所有人的脑力都好像不够用一样,怎么想都想不通,眼前这个装扮如此“潮流”的家伙已经将他们的警局一枝花给包养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周围有人问了他旁边的人。

    “我也希望!”旁边人答道。

    “你,你……”萧燕听到子木的话,再看看周围人的反应,不自觉的松开了揪着子木耳朵的手!忽然,一个转身,萧燕猛的插住子木的后脖,吼道:“妈的!真当老娘好欺负!”押着他上了楼梯,进入她来的时候已经订好了的包厢。

    而在萧燕两人上楼后,楼下的气氛瞬间火热起来。

    “原来萧队长喜欢这样装扮的人?”

    “看样子,萧队长是经常被那小子欺负啊!这次终于反抗了!”

    “唉!你没听刚才那男的说吗?萧队长是小三,小三再怎么反抗也不可能斗得过家里有后台的正室!”

    “什么后台?”周围人好奇问道。

    “他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