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血染天

第1章 那少年的孤独

在林曦昏迷的过程中,那些肆意流淌的金色血液疯狂吞噬渲染他体内的鲜红血液。

    便在这时,血液中点点紫光涌现,与那暗金血进行抗争,暗金血似乎颇为忌惮那点点紫意,居然缩了起来,化为三滴,一滴在眉心盘旋,一滴在心口,还有一滴居然潜藏在他奇特的源海里,金色血液盘踞后就静止不动。

    此刻,林曦的意识里,浓的化不开的黑暗疯狂涌入,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来,臣服,或者死。

    无尽的黑暗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般,将他整个人给吞噬在里面。他的双眼在见不到一丝光亮,身心完全被黑暗填满。

    他似乎已甘愿臣服在这无尽黑暗威压之下,便在这时,他心里的不屈意念疯狂催生,竟在黑海中长出了一座壁立万仞的大山,而他就站在那山巅上狂吼道:“我不会臣服,因为我是男人,也不会死,因为我要留命查清楚父亲死的真相,要留命为母亲这八年里所受的一切情苦讨一个公道!”

    “愚蠢的人类,臣服就能获得超越众生的力量!帮助卑微的你达成一切!”

    “不,依靠外物得来的力量都是虚假的!”随着他坚决的呐喊声,那威严的声音竟沉默下来,他醒了过来。

    ---------------------

    帝都内环,小院里。

    略微有些驼背的老人静静的看着这场雨,雨线打落在屋顶的瓦片子上,缓缓从屋檐下滴落。

    “是啊,八年前也有这么一场雨罢。”老人记起一个哭肿了美丽杏眼的女子,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道:“你的心难道是铁做的!”

    老人更不会忘记他的小儿子林国曾指着他鼻子,骂的大义炳然,“爹,你为了当一个好元帅,在爷爷奶奶还健在时,就没能做个好儿子,接着是当不了一个好丈夫,然后到了我这会,又不能做个好爹,临到最后,连个好爷爷都不当了,我是您儿子,我认了,但我儿子却不是您孙子。”

    老人忍不住咳嗽一下,他一共有四个儿子,分别以文武保国命名,最后都战死在魔族手中。

    八年前小儿子林国的遗体是在一个大雨天气里运送回来的,很少人知道,就是那一晚,老人白了头。

    都说人生有三苦,他一下子就占了两样,中年丧失爱妻,晚年丧失爱子,他多想那女子还能陪陪他,他还想着儿子能再指着他的鼻子骂上一句,“老不死的。”

    默默站在老人身后的中年男子,看着过早就衰老的一塌糊涂的元帅,忍不住开口道:“那孩子很努力,性格随他爹。”

    老头身子颤抖了一下,没有回头,依旧佝偻着腰身,良久才说道:“是该看看他了。”

    ※※※※

    铅云依旧笼罩在帝都上方,大雨下的肆无忌惮,林曦跑完五万米后,出现在梧桐树下,也不知他是在等待雨停,还是在等待树下的野花盛开,静默的站在那。

    下完课赶紧跑出来的墨香雪就看到林曦站在梧桐树下的身影。

    那棵梧桐树是孤孤单单的,那个少年竟也是孤孤单单的。

    墨香雪默默看着他孤寂的背影,来国中的二十多天里,她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话不多,总是独来独往的俊逸少年,这少年郁冷的气质仿佛有着神秘的吸引力般,不断吸引着她的目光,引着她去关注。

    --------------------

    “哟,垃圾跑完了?”罗辉拦住准备进到教室的林曦。

    林曦看了他一眼,侧了侧身,就准备进入教室。

    “谁准你进来了,林垃圾。”买买提也迎了上去。

    买买提身形高大,他和罗辉这样一挡,教室的门便被彻底的堵死了。

    教室走廊瞬间围满了人,人声鼎沸,全都以戏虐的眼神看着林曦,大声的嘲笑他。

    戏虐的眼神,嘲讽的声音,凄厉的雨声,声声逼迫着他,逼着他,逼着他。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啊?

    林曦默默的低下头去,拳心握紧了又松开,握紧了又松开。

    罗辉看着浑身颤抖的林曦,脸上浮起了一丝灿烂的笑意,“哟,还攥紧了拳头,林垃圾,你还想动手了?就你,滚回家喝奶吧。”

    周围响起了一片欢畅声,践踏弱者,得来快乐,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太正常不过了。

    欢笑声,欢呼声,嘲讽声,雨声彷如看不见的囚笼般,挤压着他,挤压着他,艰于呼吸吧?

    买买提脸上露出玩味的神情,伸出大手,就要拍向他的脑袋。

    天际,闪电张牙舞爪,将苍穹裂成几片。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寒悄然而至,众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肩。

    轰隆隆,却是一道雷响彻起来。众人忍不住松了口气。

    便在这雷声过后的片刻安宁之下,响起了一阵低低的惨笑声。

    “到底是我哪里犯着你们了,要这样欺辱我!”

    这笑声陌生而冰凉,带着说不清的冷意,一直低着头颤抖的林曦,缓缓的,缓缓的,抬起头来。

    那一双完全赤红的双眼,便如血浪滔天的大海般,涌向了罗辉,涌向了买买提,涌向了周围所有人。

    罗辉止不住后退了半步,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悔意一闪而逝,“你当然犯着我们了,你这样的垃圾,生下来就碍着我们了。”

    “原来在他们心中,我生下来就是个错误啊!可是,他们凭什么这么说,就因为不能修源力么?”林曦悄然闭上眼,九幽烈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在灼烧他的身心,在侵蚀着他的身体。

    我生下来就是个错误啊?那我父母生下我的喜悦是假的么!想到父母的爱是那般浓烈后,林曦脸色逐渐平静,从小就聪慧的他,对于嘲讽,他的忍耐度都很大,但今天这场雨,勾起了他对父亲的思念,也让的他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

    而在他被故意刁难后,便想问问到底是为什么,此时得到这般回答后,他的一颗心也是飘飘荡荡,直接沉了下去。

    父母的喜悦是假的么?父母的爱是假的么?这些都是真的!

    那么敢于否定父母的人…林曦悄然睁开眼,他眼中已然平静如同死水,冷声道:“演武场上见。”

    都期待着好戏上演的少男少女,集体逃课,前往演武场。

    演武场系统倒计时播报六…五…四的时候,林曦面色平静,掀开衣角,将携带四倍重力的装置清零。

    罗辉撇到四倍重力后,心里跳了几下,怎么可能,不能修习源力的凡躯如何能承受四倍重力!要知道,他运行一等七阶源力才可以在四倍重力下来去自如。

    战斗开始后,林曦便如扑食的猎豹般,身形异常矫健,箭步冲上,炮拳出击。

    砰!

    罗辉炮拳回击之下,两人竟平分秋色。

    众人哑口无言,心中都不由一怔,这真的是那个经常被嘲讽的少年?不会源力的他当真能和罗辉战成平手?

    站在人群中的瘦猴目瞪口呆,罗辉一等七阶源力可是能加强肉身四倍力量,林曦这普通身体如何挡得住?

    战局朝着瘦猴意料不到的情况出发,林曦便如一头睡醒了的猛虎,气势凌人。

    演武场上,只见林曦攻击如同狂风聚雨般,疯狂进攻,而罗辉竟只有招架之力!

    “这不科学啊!”

    “罗辉,男人要挺啊!”

    罗辉似乎响应着人群的呼喊声,一拳穿过了狂风聚雨,轰到了林曦胸口。

    林曦直接被轰退了几步,但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般。眼睛微微泛红,带着凌人的气势又冲了上去。

    砰,砰,砰!

    这是拳拳到肉的声音。

    人群面面相觑,只见打到后来的两人竟都如出了闸门的猛兽般,疯狂撕咬,挨上一拳换踢上一腿。

    这时候瘦猴看着场中微微摇晃的罗辉,略有些伤感,好歹也是一等七阶源力啊!怎么就打的这么狼狈!瘦猴想了想,若是换上自己?他很快甩了甩脑袋,将目光重新凝聚在演武场上。

    场上两人开始对峙,罗辉晃了一下,又接着晃了一下,他终于愤怒道:“怎么可以被你这种垃圾打败!”

    林曦脚步也有些踉跄,脸色如死水,他并没有接话,再次炮拳出击,用实力说话才掷地有声!

    两人又斗在一起,这一拳交集之下,双方各自退了一小步。

    众人都觉得林曦莫非是铁打的不成,只见他又一次冲上去,他的身影虽略显瘦弱,但那股凌厉的气势却越发盛了。

    砰,砰,打到最后,罗辉竟是乏力,直接被林曦一拳打倒在地。

    “辱人者,人恒辱之。”林曦停了下来,看着半坐在地上喘息的罗辉道。

    说完后的林曦四顾围观众人,“源力者就一定厉害,因为天赋好就可以出口伤人?”

    众人不由都开始回避他的眼神,那眼神是便如太阳般,明亮异常,将他们心中的阴暗照的纤毫必露。

    林曦又转了转头,看向买买提道:“你也上吧!”

    买买提看了看有些站立不稳的林曦,忍不住想到便是这道瘦弱的身影将罗辉击败。眼神一缩,低下了头。

    “哟,你们平时不是能说会道,挖苦起来,没完没了,怎么都哑巴了?”林曦冰冷道。

    “你们仗着自己实力强,就口口声声喊我垃圾?那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叫你们垃圾了?”

    众人脸上面红耳赤,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道:“林曦,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是啊,我很过分,来的二十多天,一直都在过分着,呵…呵。”还是这么冷冽的声音。

    众人再次哑口无言,竟说不的话。

    “在人下,要将自己当人,在人上,要将别人当人!”林曦眼睛微微泛红,淡淡道。

    场下终于一片安静,周围寂静无声,唯有那句话响砌在众人心中。随即众人纷纷低下了平日里在林曦面前高昂的头。

    林曦默默转身离去。罗辉看着他背影,怔怔出神。

    良久,还在反思的人群里,瘦猴惊呼道:“他居然选择了最艰辛的路,体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