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降临

第1章 陈子君!

活了二十几年的陈子君终于闭上了双眼,在闭上双眼的那一刹那,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自己这一生。

    刚出世,他就被父母遗弃了,然后,他很幸运地被送到了孤儿院,并且活了下来,被院长起名叫做陈子君。

    陈子君长大后,开始了他自己的生活。没有父母的管束,让他如鱼得水,好勇斗狠和打架斗殴经常发生。

    再大一些之后,他做过销售,卖过保险,因为这两种工作都不需要学历。

    陈子君长得很帅,很得美女们喜欢,他甚至幻想自己有一天成为大明星,然后飞黄腾达。

    然而壮志未酬的陈子君终于因为他的帅气和脾气,惹怒了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最后,死于车祸。

    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在意,他的遗体就这样孤零零地躺在公路上,引发了一场混乱的交通。

    但是,命运无常,死亡有时候也许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

    夜,静谧的没有一丝声响,月光穿过厚厚的云层已经所剩无几,虽然是春季,但是冷冽的北风依然呼啸着,这是黎明之前的黑夜!

    “铛、铛、铛……”

    一阵急促的钟声迅速响起,躺在床上的年轻人没有丝毫动静,仿佛这钟声不存在似的。

    “子君,快起来,要不就糟了!”

    年轻人依然没有动,就像死人一般。

    “啪,啪!”

    来人朝着年轻人的脸就是两个嘴巴,声音清脆,响亮至极。

    由于来人的力气比较大的缘故,尽管他并没有用尽全力,年轻人的脸颊上还是出现了两个通红的手印。

    “谁偷袭老子?”年轻人一跃而起!

    他一眼就看到一个胖子站在他面前,身材魁梧,穿着一身类似于迷彩服的劲装,脸上却露出古怪之色。

    薛越!这个名字突然就出现在年轻人的脑袋里。

    年轻人刚要开口质问,突然间就愣在了原地。

    “我是谁?我是陈子君!不,我不是陈子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人的大脑急剧转动。

    “重生?穿越?这也太巧了吧。”一时间他激动不已,“哈哈,我陈子君又回来了!”

    是的,陈子君确实穿越了,这个年轻人也叫陈子君,今年十八岁,两人长相也差不多,都属于很英俊的那种。

    陈子君正要继续整理脑海中的记忆时,薛岳开口了。

    “子君,你光着身子站在那里傻笑什么,不冷吗?”

    薛岳并没有听到陈子君刚刚叨念的那些话,他只看到了陈子君开心的笑容。

    听到薛岳的话,陈子君这才发现他现在只穿着一件内衣。

    “嘶,太冷了!”

    回过神来,陈子君怪叫一声,马上拿起床上的衣服穿了起来,这衣服看起来像是迷彩服,却比迷彩服要厚得多!

    “子君,你难道忘了你昨天晚上睡觉之前说过的话了吗?你当时说,如果你早上醒不过来,就把你打醒。”

    陈子君稍微回忆一下,就知道胖子所言非虚,只好有些不爽地道,“打就打了吧!”

    此时,房间里的其他人早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两人。

    “咱们赶紧出发吧!”说完,薛岳率先走出房间,陈子君紧跟在他后面。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陈子君都不知道他重生的这个地方叫什么,这么早起床要去哪里。

    因为刚刚重生的缘故,他还没有整理残留在脑海中的记忆,这一阵忙乱根本没有给他时间。

    他需要一个安静且稳定的时间去整理记忆。

    两人就在黑夜中飞奔着,虽然外面说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视线确实很差。

    刺骨的寒风从缝隙中钻进两人的身体中,带走丝丝热量。两人不约而同地猫着腰,缩着脖子,眯着眼睛。

    一刻钟之后,他们来到一个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的广场。

    广场上人虽然不少,但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沉默的令人心惊,所有人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

    薛岳拉着陈子君进入人群之中,站定不语。

    在广场最前面,有一盏灯,在北风的呼啸中,左右摇晃,但,即使风再大,昏黄的灯光依然顽强地照射着自己的领地。

    在黑暗中,灯光笼罩之处最是显眼,一排中年人在那里笔直的站着,犹如狂风中的礁石一般。

    为首之人长相凶恶,一条长长的疤痕斜着将他的脸分为两半,眼睛里散发着幽冷的光芒,他不断看向手里面的怀表。

    “时间到!”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从疤脸男口中传了出来,听得陈子君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

    疤脸男的声音刚刚说完,那一排站得笔直的中年人迅速的行动起来,他们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刻钟之后,这些人重新返回,其中两个中年人手中各自拎着一个人。

    被拎着的两人虽然只穿着内衣,但依旧在沉睡,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这时,疤脸男朝着广场上站立的几百人道,“昨天我已经说了,听到钟声后马上到广场集合,不到或迟到者,死!”

    疤脸男朝着那两个中年人点点头,那两个中年人便举起手掌,将自己面前的人头颅击碎。

    刹那之间,白色和红色掺杂的脑浆溅了一地,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那么的夺目。

    陈子君看到这个场景,紧咬牙关,按捺住自己的恶心之意。

    同时,他强迫自己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死去的两人,仿佛要将这个场景刻在自己心里!

    看到这里,陈子君也明白了他所处的地方绝不是什么好地方!

    动辄处死,丝毫没有什么人权可言,他想要活着,就要适应这个环境。

    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陈子君心中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