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运而嫁

第一章无视她

深夜的房间里,酒气熏天。

    唐晚宁颓废的坐在地毯上,背靠着床,将一杯又一杯的烈酒倒进喉咙里,任由那如硫酸一般的液体灼烧她的五脏六腑。

    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身上的衣服也是歪歪扭扭的,散开的长发贴在脸上,跟泪水混成一团。

    大脑中回想起一段话:“你一定要原谅我,这次跟欧家联姻也是不得已,我答应你,等到公司资金问题解决了以后,我会想办法跟欧云裳离婚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忍耐,你要等着我,相信我!”

    这段话是唐北琛28小时之前跟她说了。

    今天,他结婚了!

    去你妈的不得已!

    “骗子!唐北琛你这大骗子!”眼泪又一次涌出来。

    她十岁就以童养媳的身份来了唐家,整整十三个年头,她对他唐北琛一心一意,死心塌地,从未多看别的男人一眼,她以为这辈子会跟他白头到老的,结果呢,他一声不吭,闪电式的娶了别的女人。

    就算要判她死刑,起码也给她一个缓刑期吧。

    想到这会他就在隔壁房间搂着他的新娘滚床单,她心里就更是火烧火燎的。

    打死她都不信他会不碰那个女人,什么迫不得已,现在不知道有多风流快活。

    越想越是气,凭什么她要在这里哭的像个可怜虫,他在那里享受美人的温香软玉。

    今晚上她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

    被酒精烧脑的她,平日里的理性早就丢去喂鸡了。

    她扔开酒杯跟酒杯,头昏脑涨的站起来,光着脚绕着八字走出房间,她扶着墙来到隔壁,趴在门板上,抬起手敲了敲门:“开门,给我开门——”

    过了好一会都没有人来开。

    无视她是吧!

    唐北琛是你逼我的,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她握住门把,轻轻一绞就开了。

    里面很昏暗,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她跌跌撞撞的走进去,直奔大床,醉眼朦胧中,看到床上侧横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喂,起来,唐北琛你给我起来——”她拽住他的衣袖,扯他。

    床上的男人在睡梦中皱起了长眉。

    唐晚宁拽了半天都拽不动他,干脆爬上床,野蛮的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掐住他的脖子就是一通的乱摇:“起不起,起不起,你起不起——”

    熟睡中醉酒的男人终于被弄醒,将压在他身上的不明物体扯下来,翻身压制住。

    什么东西?!

    他摸了摸,凹凸有致的形状跟绵软的质地,是个女人!

    “呼——,呼——”唐晚宁喘着粗气,眼睛被凌乱的头发挡住了,依稀看到他高挺的鼻梁下那薄薄的嘴唇。

    她能感受他强壮而温热的身躯,还有从他嘴里呼出来的清冽烟草味。

    迷迷糊糊之间,她将他自动幻化成唐北琛的模样。

    环住他的脖子,她拉下他,轻轻触碰了他的薄唇:“吻我!”

    他微怔,只是很轻的点水之吻便有意想不到的柔软,他抱着试探性的想法压紧了她的红唇,撬开,浅尝之下更是欲罢不能,带着浓郁的酒香的小嘴竟是这般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