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之近身高手

第1章 醒在女生宿舍

方云坐在地上,双眸呆滞,身上的道袍染满了尘土,旁边有一个约三米长的深坑。

    他看了看紧闭着的房门,还有身后一排排的双层床,有些茫然道:“我在哪里?”

    方云苏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深埋地下,靠着强健的体魄才一点点挖掉泥土,此时刚从旁边的深坑中爬上来。

    或许是沉睡了太久,方云的思考能力还未完全恢复,紧锁着眉头,苦思冥想。

    良久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方云猛然站起,道袍上的尘土抖落一地。

    “十万年!我竟沉睡了十万年之久!”

    “师傅!师傅呢?师傅与仇敌厮杀,最终不敌,为保护我的周全以最后一点灵力结成时空阵法助我逃离,而今我怎么到了这个地方?师傅又在哪里?他老人家最后有没有逃得性命?”

    “我丹田内的灵力呢!我的丹田为何四分五裂!”

    把左手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方云几乎绝望,低吼道:“我的空间戒指也不见了!我里面的宝物啊,还有我的城池!那可是我的本命法器啊,这些我十万年前赖以生存的宝贝,都消失了!都消失了!”

    方云又是沮丧,又是愤怒,还有对师傅生死未卜的担忧,种种情绪混杂到一块,几乎将方云的脑袋撑爆!

    “不管了!”良久之后,方云袖袍一甩,强行把纷乱的念头压下,昂然道:“过好当下!”

    房间内的光线很暗,这让十万年都在地下沉睡的方云很不舒服,他现在极度渴望阳光,感觉整个人都发霉了似的。

    方云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间宿舍,宿舍的房门被上了锁,急切想出门的方云随便找了块砖头,直接砸烂了旁边窗户上的遮阳玻璃,整个人鱼跃而出。

    “阳光真好。”刚出门,烈日当头照下。方云不敢直视阳光,闭上眼睛,享受着十万年后的第一次阳光沐浴。

    有风轻轻飘来,把一柔软之物吹上方云额头。

    “真香啊。”方云深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嗯?这是什么?”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件粉红色蕾丝边内裤,刚刚的香味就是从此物之上传出的。这件内裤挂在衣架上,搭在头顶悬着的一条细绳上。

    方云不认得此物,止住被风吹得左右摇摆的小内裤。触感很柔软,有淡淡的清香传入口鼻,这让方云情不自禁的深深吸了口气。

    “啊,流氓!你你你,你放开我的。我的。。”

    突然一声尖叫把方云吓了一跳,扭过头来的时候,方云更是如魔怔了般呆立不动。

    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女孩俏生生的站在眼前,蓝白相间的校服衬托的她如天使般纯洁。校服上衣不过肚脐,短裙只能堪堪遮盖住大腿根部,白嫩的肌肤有着极强的吸引力,狠狠拉扯着方云的目光,再加上这女孩波涛汹涌,双腿笔直修长,以及精致到极点的五官,绝对能秒杀一切男人!

    方云是个男人,还是个十万年都未碰过女人的男人,所以他狠狠咽了下口水。

    “你的?”方云随手拿下粉红色小内裤,茫然道:“这是你的吗?这是你的什么?”

    那女孩名叫杨诗语,此刻用修长的美腿轻轻跺了下地面,指着方云,气的浑身颤抖,“你。你就是个大流氓!”

    方云对这个词也很陌生,他也看出来了,眼前的女孩很生气,不过还是不耻下问道:“流氓又是什么意思?”

    “你下流。无耻。卑鄙。。”杨诗语认为方云从始至终都是在调戏她,气的胸部耸动,看起来更加壮观。

    方云就是再傻也知道杨诗语是在骂他,正准备问问原因,突然看到一大波女孩子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这些女孩子的着装几乎和杨诗语一模一样,裸露着小腹,任可爱的肚脐眼在阳光下暴晒,迈动着笔直修长的美腿。

    方云看着眼前一颗颗美腿如林,一片白花花的场景,扭过头去,鼻血横流。

    他一边用杨诗语的粉红色内裤擦着鼻血,一边感慨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这边人的打扮为何如此奔放?”

    “啊,你个流氓,居然用我的内裤擦脸,你真猥琐,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杨诗语差点暴走。

    由于方云流鼻血的瞬间就已经转过头去,所以别人不知道他流了鼻血,更不知道他在擦鼻血,还以为这货已经恶心到了拿女生内裤擦脸的境界。

    “诗语,怎么回事?这个打扮奇奇怪怪的家伙怎么会在咱们女生宿舍?”唯一一位没有穿学生制服的女人问道。

    这女人二十出头,穿着一身黑色制服。上半身的黑色衬衫,只有中间扣了一粒扣子,蛮腰盈盈一握。下半身一条黑色短裙,长度也只才到大腿根部,勾勒出浑圆的臀部。她双腿出奇的长,但却没有一点儿畸形,修长又笔直。双腿上穿着的黑色丝袜,仿似有魔力一般,死死勾引住男人的眼球。

    这女人名叫徐佳倩,是杨诗语的老师,此刻轻轻蹙着眉头,满脸不悦的打量着方云。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女生宿舍,我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他。。”说到难以启齿的地方,杨诗语满脸羞红,给绝美的面庞增加一道艳丽的色彩。

    徐佳倩应该是个比较果敢的人,闻言之后,看了看手中仍自拿着粉红色内裤的方云,冲杨诗语说道:“就看到他拿着你的内裤玩?”

    杨诗语别过头去,背对着徐佳倩,轻轻点了点头,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跟随着徐佳倩一起来的学生们顿时炸开了锅。

    “这男的谁呀?也太变态了吧?”

    “哎,你不知道,现在这些爷们猥琐的很,前几天李红红挤个公交车都差点被电车痴汉了呢!”

    “哇塞,太吓人了。”

    “没人性,只剩兽性!”

    “安静!”徐佳倩右手一伸,示意学生们稍安勿躁,目光炯炯地盯着方云道:“你为什么一身道袍?为什么满身泥土?为什么出现在女生宿舍?说!”

    徐佳倩黑丝美腿往前迈动一步,言辞凿凿,气势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