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铃兰

第1章 你在跟踪我吗

今天是周末,没有晚自习。

    放学的路上,岳翔背着黑色的大书包,一个人寂寂地向家走去,一边走一边无聊地踢着路上的石子。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窈窕女孩子的身影,一直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他。

    也没什么具体目的,卢玲玲就是想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她想知道关于他所有的一切!

    卢玲玲始终和岳翔保持一段距离,离得远会失去目标,离得近则很容易被发现。

    这让卢玲玲真正有了体会,想到战争时期敌我双方的相互跟踪,看来后面跟着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越过一路的车水马龙,穿过大街巷,卢玲玲脸上早已渗出了汗珠,晶莹的双眸里却始终闪着甜蜜而兴奋的光芒。

    夕阳的金色余晖中,不远处那个高高大大富有青春朝气的背影,寄托着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最纯真美丽的梦。

    过了一个宽阔的交通岗后,卢玲玲诧异地看到岳翔走进了临街的一处市房里。

    视线里没了目标,她赶紧跑过去,在市房前站下,抬头,黄色牌匾上“惠民吃部”几个红色大字很是醒目。

    她正满腹疑惑,突然,有人撩开用草珠串起的帘走了出来,正是依旧一身校服的岳翔。

    蓦见站在口的卢玲玲,岳翔当时就一愣。

    四目相对,两人一瞬间都有些恍惚,目光由惊喜羞涩渐渐变得深情,只短短的几秒钟,两人又都慌乱起来。

    激动慌乱中,还是卢玲玲先的话,“你——来这吃饭?”

    岳翔迟疑了一下,红着脸,“这是我家开的吃部。”

    他看着卢玲玲带着笑意的眼睛,又声地问:“你怎么找到这里?你在跟踪我吗?”

    卢玲玲笑得更开心了,两个酒窝在白皙的脸蛋上显得异常甜美可爱。

    她用手把一绺垂下的发丝掖到耳后,故作不在乎的样子:“没有啊。我去学的一个同学家,刚路过这,碰巧见到你了。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

    岳翔望着卢玲玲娇美的背影,回味着她刚刚站在这里的情景,仍旧满心狐疑着。

    卢玲玲一路跟来的可能性太大了!想到这,他禁不住抿嘴笑了。

    正自想着,他突然发现,正在向前走着的卢玲玲又回过头笑着看向他。金色的夕阳光中,漂亮的脸蛋艳若桃花。

    岳翔刚刚有些平稳的心又狂跳起来,他慌忙低头回身,进了吃部。

    今天来吃部吃饭的人比平时多了些,岳翔帮叔婶忙完活计已是很晚了。

    洗漱后,这才回到自己简陋的屋,坐在掉了漆的褐色木制书桌旁,从书包里拿出书本放在桌子上,开始温习功课。

    可只看了几行,书上的字就变成模模糊糊的蚂蚁。倦意阵阵袭来,岳翔实在支撑不住,不知什么时候,伏案睡着了。

    “睡觉还点灯?用电不花钱啊?吃着喝着用着,还这么浪费!”

    一阵刺耳的责骂声使他突然醒来,不禁打个激灵。

    他抬头,婶婶正身着一身淡蓝色印花睡衣,两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站在他面前,不大的眼睛瞪得像两个圆铃铛,胖脸上的横肉在台灯光下有些吓人。

    “婶,我马上就关灯睡觉。”岳翔一边怯怯着一边快速收拾着书包。

    婶婶怒目盯了他一会,鼻孔里“哼”了一声,才扭着胖身子,走了。

    熄灯后躺在床上,岳翔反而睡不着了。

    在他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在一场车祸中不幸双亡。也有一个儿子的叔叔不顾婶婶的反对,领养了他。

    婶婶一直对他不,家里什么活都让他干,稍不如意,就是一番责骂。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

    岳翔翻了个身,劣质的木板床在静夜里发出轻微的“吱嘎”响声。

    渐渐地,脑海里婶婶的怒容被卢玲玲甜美的笑脸替代,一直低落的心涌上了浓浓的甜蜜。

    很早他便偷偷喜欢上了卢玲玲,没想到,心目中的女神竟也喜欢他这个落后生。

    太出乎意料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份感情。

    “跟踪”事件之后,教室里,卢玲玲回头看岳翔的时候更多了,两人含情脉脉的目光经常会碰到一处,然后便又不意思地闪躲开。

    时间长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渐渐由开始的羞涩躲避变成深情凝望。

    最先发现他俩秘密的还是岳翔的同桌胖子吴东旭。他当然为岳翔高兴,自己的铁哥们俘获女神芳心,连他都感觉脸上有光。

    吴东旭经常神秘地眨着眼睛,隔三差五地向岳翔打探,“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约会几次了?接吻了吗?那个了吗?”

    “别瞎,没有的事。”

    岳翔依旧否认着,声音不大,然而他自己都感到话的底气不足。

    “呵呵,还不承认啊,卢大美女总是回头为什么只看你啊?她怎么不看我呢?”吴东旭继续逗他。

    得岳翔只能愣愣地看着他,一时语塞。

    “天大的事啊!赶紧主动出击,天上掉个馅饼砸到你头上了,还不接着?”

    看到吴东旭胖脸上一副焦急的样子,岳翔抿嘴笑了。

    只想到卢玲玲,他心里就暖暖的,就开心地想笑,内心所有的苦楚就会在那一刻烟消云散。

    像吴东旭的那样,是该主动出击吗?他还没想,或者他有些不敢。如果卢玲玲是白天鹅,他觉得自己就是那只丑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