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是来养老的

第1章 退休也逃不开的套路

作为一座中周国内能排上号的大城市,洛弋郡的清晨永远都是在忙碌中开始的,为了追赶首班地铁和早班公交,为了避开早高峰,即便外面还是霜寒露重,许多人却都早已匆匆出门,而他们之所以会这样,也只不过是想在月底领工钱的时候能多赚几块灵石罢了。

    当然,寒林并不在这些人的行列之中,虽然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休闲服再加上那张架着眼镜的干净小脸,任谁都见了会觉得这应该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才对,可他的的确确不是个有工作的人。

    随便选了个卖早点的摊子点上一碗馄饨,寒林望着周围的摩天大厦又看了看大街上的车水马龙,不知不觉间,一抹舒适惬意的微笑涌上嘴角,算起来,自己上一次看到与这类似的风景还是在三千五百一十六年前的地球上,只可惜一朝到此来,今生怕是回不去了。

    “不过这幻元世界也算不错了,千挑万选了那么久还是这里最像家乡,唯一美中不足的,恐怕就是这些小家伙了……”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抬头看了一眼那些在空中驾驭着各类法宝御空赶路和巡逻的修士们,不得不说,虽然对方的修为入不得自己的眼,但是倒也十分敬业,仅仅三十分钟他就看见了两支巡逻队了。

    “说起来幻元世界灵气复苏已然千年了,怎么修士还都这么弱啊?”

    “馄饨来喽,您慢用。”

    正想着,人到中年的男老板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摆在寒林面前,也不知是不是看这小伙子顺眼的缘故,他还附赠了两碟小菜。

    热气腾腾的馄饨所散发出的香味成功的吸引了寒林的注意力,当看到那两碟小菜时,他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不知可否的笑了笑,拿起汤勺舀起一个皮薄馅多的大馄饨塞进嘴里,轻轻一咬,满口生香,一股许久未曾有过得满足感涌上心间。

    一碗馄饨,数不过二十,馅料也是最为平淡无奇的纯肉口味,然而寒林却吃得极慢,品得极细,仿佛他咀嚼的不是一碗简单的馄饨而是某种珍贵难得的美味一般。

    落座时朝阳才起,离去兮日上三竿。晌午时分,见摊上的客人几乎都已散尽了,寒林才咽下了最后一个馄饨,留下一块下品灵石起身离开,至于老板送的那两碟小菜,他却是一口也未曾动过。

    中年男老板自始至终都带着温和的笑容,就连寒林要走时也是如此,不过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桌上自始至终未曾被动过的两碟小菜却忽然探出了两条无形无质的细线向他伸了过去,可快要触碰到寒林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出现,阻止了细线继续蔓延。

    寒林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继续往前走,直至拐进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小巷后方才停下了脚步,轻声道:“出来吧,你身为一方天道之灵竟然对一个小老板用控心术,有什么事情直接挑明不好吗?”

    话落,一个身着白色纱衣长裙,面遮素纱的素雅女子凭空出现在寒林面前,向着寒林微微欠身道:“不愧是能以冰、符、器三道成就真仙的道德天尊座下第三亲传,之前因一时鲁莽出此下策,多有得罪,还请三善道友莫要见怪。”

    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对方主动认错,寒林也没有过多计较,笑着拱手道:“道友言重了,在下只不过是师尊门下最不成器的一个,因心境有缺,此生恐怕难以成就金仙道果,只愿以合道境界在这方小世界安度时光耳,断不必如此客气,道友若无他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他转身往巷子外走去,可没走几步却又停了下来,倒不是他还想说什么,而是原本站在他身后的天道之灵又一次来到了他的面前,一双暗含着无数玄妙的眼睛直直盯着寒林问道:“你,是当真不明白还是当真不想管?”

    “若是魔道想在此界再掀腥风血雨,本座自然会出手相助,可在这之前嘛,”寒林慵懒的打着哈欠道,“本座回到这滚滚红尘中只想安安静静的颐养天年,我可是个三千多岁的老人家,而且还要时刻准备渡劫,很多事情实在是不想管也管不了了,还望道友勿怪。”

    “你……”

    天道之灵感觉现在应该是自己自诞生以来最为憋屈的时刻,几十万年来,眼前这位可能是唯一惹到自己却又让她无可奈何的存在了,看来天界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原本说这位三善真仙是出了名的心善仙懒时她还不信,可现在,她却是信了……

    “好在玄都大法师早有准备,当日便向我传授了应对之法,只是不知到底有没有用。”

    想到这里,一袭白衣的天道之灵清了清嗓子,用一副无奈的口吻叹息道:“唉,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我庇护的这方世界眼看着也快不行了,三善道友若是想要游戏人间的话还是另换一处吧,否则若是哪日牵连了道友,岂不是要我与人教结下天大的因果嘛。”

    本来听到上半句的时候寒林还挺高兴的,可一听完后边这半句他顿时就蒙了,原本装出来的那副慵懒冷漠的神情也被瞬间破功,毫不顾忌形象的嚷嚷了起来:“我说道友啊,这到底是你飘了还是本座拿不动刀了,我这一没惹事生非二没胡作非为的,你凭什么赶我走啊?”

    内心十分忐忑的天道之灵见对方居然反应如此强烈,顿时心中有了底气,接着叹息道:“道友这是哪里话,我也是实属无奈啊,你说若是这里天下太平的话,我又怎么会不让道友在此游历呢,你可是人教亲传啊,能来我这儿那简直是让这世界蓬荜生辉啊。”

    “可关键是这里不太平啊,若是魔道察觉到了你的存在,派来高手围攻你怎么办,这里是小世界距离兜率宫又远,万一你出点什么事,那可不是我能担待得起的啊,所以你啊,另外再择良处吧。”

    寒林这下更是着急了,沉吟半天,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道友啊,本座劝你善良,这次出门我可是奉师尊之命下来磨砺心境的!”

    “道友啊,你这是说的哪里话,难不成你忘了我们这些小世界的天道之灵可都是从三界天道衍生出来的。”天道之灵最不怕的就是他拿靠山说事,开玩笑,能在三界混出名堂的谁身后还没个大佬当靠山啊。

    “……”

    经过了半个时辰的“友好交谈”,寒林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小巷,相比之前的满面春风,此刻的他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就连之前最为喜爱的摩登风景此刻在他的眼中也变成了灰白色,尤其是当他想到刚才天道之灵那一脸得意的样子,心中就更是来气了。

    “装什么装啊,要不是你这里的文明程度和本座家乡最像的话,谁稀罕来啊,我就是一个退休的真仙,又没碍你的事又没占你便宜还是天尊亲传,凭什么来欺负我啊,别以为你说了事后会送功德给本座抵消因果业力我就会轻易原谅你,等回去了一定找二师兄……”

    想到这里,寒林忽然停下了脚步,脑海中不断闪过当日自己在二十九重天的万界殿内选定下凡的世界时,二师兄玄都大法师脸上那老父亲般的微笑,莫非,莫非……

    三十三重天内的兜率宫中,刚刚向师尊汇报完小师弟下凡磨砺之事的玄都大法师忽然心有所感,向幻元世界的方向望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这小子还是那么聪明,这么快就猜到了。”

    而站在街道上的寒林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仰起头冲着天上挤出一个颇为难看的笑容,果然不出所料,自己肯定又是被自家二师兄提前安排的明明白白了,也难怪刚才那天道之灵像是吃定了自己一般,也罢,从六岁至今自己被套路了那么多回,倒不差这一次了……

    “难怪大师兄常年都在昆仑修炼,连一个想要退休的小师弟都不放过,呵呵,这么多年,我走过最长的路终究还是二师兄的套路啊……”

    一边感叹着仙生不易,寒林一边暗地里比了个法诀,一道旁人肉眼无法看见的复杂符箓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恋恋不舍的摩挲着手中的符箓许久,寒林终究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散!”

    话落,无形的符箓瞬间化作点点灵光四散开来,这一刻,寒林敏锐的察觉到自己与周围的一切似乎少了一道隔阂,仿佛直至此时这个世界才真正接纳了他。

    “也罢,一切随缘吧。”

    正想着,寒林忽然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喧嚣声,仙识扫去,不远处竟有一群人聚在那里,只是不知要干什么。

    “算了,先去登记身份要紧,热闹什么的回来再看吧,反正都忍了三千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