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余生不悲欢

第1章 先声夺人

“何小姐,你患上了霉菌性**炎,正常情况下,是夫妻一方……”医生指着化验单上的数据欲言又止。

    伸手接过化验单,有洁癖的我瞬间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儿---我老公出轨了!

    回到家,我一直在想怎么跟老公开口,可是等到半夜,他都没有回来,婆婆看我在收拾东西,就开始骂街:“这都几点了才回来?不想过了就离婚!”

    “离就离!”我红着眼睛吼她。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如今亦潜升职了,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婆婆鄙夷的神色里掩饰不住的骄傲。

    我以为面对胡亦潜,我会顾忌女儿甜甜,却不想面对重男轻女的他妈妈,我几近哑口无言。

    良久,我扯了扯嘴角,说:“行,那就离婚吧!”

    婆婆见目的达到,喜出望外的回房休息了,剩下我一个人如坐针毡一般等待那个渣男回来对峙,然后离婚。

    一直到天亮,我也没等到胡亦潜,倒是等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我刚给甜甜换完尿不湿,门口婆婆领回来一个人,那样子,像极了当年我进他胡家的情形,即便我再傻,也该知道昨晚婆婆那么对我是存的什么心思!

    胸口,莫名一阵刺痛……

    然后不等我开口,婆婆领进来那女人率先走到我跟前,“雨熙姐,我怀孕四个月了,是亦潜哥的孩子。医生说是个男孩,发育的很好!”

    她说话的神态,没有一点羞耻心,坦坦荡荡,单纯的眸底尽显挑衅之色。婆婆也在一旁帮腔,“韵韵啊,你要好好保养身子,等亦潜回来就安排你们领证!”

    而我,像只落败的孔雀,蓬头垢面,根本无还嘴之力。

    而且,我每多待一秒,受到的羞辱只怕会成倍增加,所以我转身回房,打算抱着甜甜和行李离开。

    屋漏偏逢连夜雨,刚抱上甜甜就感觉她很热,摸了摸她的额头,才发现她发烧了。

    我慌了,急忙叫车去医院。

    上车后,我一边哄着哭闹的甜甜,一边对司机说:“去市中医院,快一点。”

    驾驶座上的男人这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外。

    而我也愣了一下。

    他、他是昨天晚上送我回来的司机……这辆轿车也是我昨天晚上吐过的车……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我一脸戒备,“怎么又是你?”

    他蹙眉,正要说话,就被我打断。

    “先送我去医院,我女儿发烧了!”我慌张的抱着甜甜,先声夺人。

    他讶异的看了一眼甜甜,然后一路飞驰电掣。

    到医院后,他陪着我一起挂号,一起爬上爬下,忙碌的时候不觉有什么,可一旦面对面坐下来之后,我忽然有种想在他肩膀上靠一靠的冲动……

    但也只是刚想想,就被一个煞星当场擒获。

    胡亦潜看到我后,一脸愤怒的质问我:“何雨熙,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