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席先生,你媳妇还在吗

第1章 把这些都搬走

“快,把这些都搬走,一件都不能留!”

    “你们不能搬,这是我妈妈的收藏,你们全都不能动!”

    楚攸宁消瘦的手指死死地扳住那座架子,那上面几乎全是绝版的藏书,尽管自己的母亲沉默的站在一旁,可是她实在是不忍心看母亲半生的心血就这样被那些人给带走!

    “快让开,这些都是要拿去拍卖的,岂是你一个小姑娘能左右的?”正义凛然的执法人员用力的把她推开。

    楚攸宁摔了个趔趄,还想要再上前,却被母亲拦住,“宁宁算了,算了!”年过半百的苏瑾脸上全是憔悴疲惫,用力的拉住自己的女儿,亲眼看着那些人把自己半生的收藏拉上了车。心痛的绞着手指,想要拦住完全都没有办法。

    楚父在旁边皱眉抽烟,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壮志。

    在那些执法人员走后,楚攸宁哭着问苏瑾,“妈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懒虫起床,懒虫起床!”一阵闹钟声打断了梦境

    楚攸宁难耐的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才发现刚才又做梦了!

    曾经首屈一指的楚家,一夕间不复存在,任谁都会想要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何况是身处其中的楚攸宁。

    楚攸宁起床,看见自己老妈在厨房忙着,爸爸这个时候已经出门去了。

    自从搬来这里,楚父就养成了每天早晨打太极的习惯,这样悠闲的小日子倒也不错。

    “爸妈我去上课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中,一位年轻人独自走出来,黑色风衣衬的他身姿挺拔,气质冷冽,骨节分明的手拖着行李箱,大步向前。

    “少爷,老爷正在家等您!”

    “把行李拿回去,我先去盛墅!”

    “可是少爷……”

    “我说的话听不懂吗?”席逾明一个眼风扫过去,那人立即赔笑,“我这就去告诉老爷!”

    席逾明驱车离开机场,直奔盛墅。

    楚攸宁到了教授刚刚落座,身边就有人过来,捅了捅她的手臂,附在她的耳边道“喂喂,今我哥回来啊,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庆祝一下?”

    楚攸宁正在拿书的手,猛地一顿,片刻的失神,随即恢复正常。

    “我今天有别的事,你们去吧!”

    席琬琰一脸的纳闷,为什么没时间,她有什么事?

    平日里她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实验室,或者是在家,难道今天还腾不出来时间不成?

    楚攸宁整整一节课都没有听进去什么。

    是他回来了吗?

    他走了这三年终于是回来了,大概是回来接手公司了吧,当年席伯父送他去国外,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她还记得,送他走的那天,万里无云的天气,她在机场拉着他的手,“逾明哥哥你真的要走吗?”

    她一脸的舍不得,完全不懂的掩饰自己的感情。

    “乖,等你大学毕业了我就回来了!”他摸着她的头发,一脸的温柔。

    他当时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多久,离她上大学毕业还有两年,他想只要自己好好表现,总能争取到早些回来。

    可是他没有想到在那里,这一呆就三年。

    他更没有想到,他一走,楚攸宁的家里就横生变故,而她也从当初的那个小女孩,变成了现在这样稳重的模样。

    “妈我回来了!”席逾明的母亲林鄞早年和席父离异独居,住在盛墅。

    “嗯,回了老宅了吗?”

    “还没,这就去!”

    “快去吧,我这里也没什么事!”林鄞交代着自己儿子,像是交代,又像是赶他走。

    席逾明一直都不知道他们离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追问过,只知道他们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可是这样的后果直接导致了,自己在哪里都不可以,林鄞虽然一直都关心他,可是那种关心根本就不是母亲对儿子的关心。

    而席父那里他更不愿意去。

    席逾明的手放在方向盘上,一点一点的收紧,好像回来了,也没有欢迎他的。

    安静的气氛并没有保持多久,手机便响起。

    “哥们儿回来了也不知道提前通知一声,来吧哥儿几个在兰桂坊,就差你了!”

    “我马上到!”放下手机,最大马力离开了这里。

    “逾明马上到!”林清峰拿着手机,笑的一脸的狡诈。

    “哎,这我哥回来了,你们大家不得表现表现?”席琬琰手里拿着酒,笑的一脸得意,她和这些人也不陌生,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孩子,哪个不是打小儿就认识,不过就是有的爱玩,有的不爱玩。

    不过恰巧,她就属于那个爱玩的。

    席逾明刚刚走进来,就看见席琬琰坐在那里,眉目间有点恼怒,一个女孩子怎么天天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你现在马上回家!”席家大小姐哪里是来这种地方的人,这么没有轻重。

    “哥不能你来了就赶我走了啊!”席琬琰一脸的委屈,她就知道他来了会是这句话。

    “胡闹什么,我送你走!”

    “我不走,好不容易我出来玩一趟,我容易嘛!”她嘟着嘴,一脸的娇俏,随即又神秘兮兮的靠近他,轻声道:“我给你讲啊哥,我本来今天是叫楚楚的,但是她不知道有什么事就没有来,你说是有什么事比接你还要重要?”

    席逾明的眼神暗了暗,他脑海里浮现出那个乖巧的身影,和自己妹妹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也在想,那个小丫头为什么不在?

    难道是真的有事?

    还是根本不愿意见到自己?

    楚攸宁回到家,刚刚打开门就听见里面的热闹声,她走到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客厅里传来的声音,熟悉的让她心颤!

    清澈的嗓音,高大的身影,坐在他们家狭小的客厅里,莫名的让她有些难堪,父亲笑眯眯的在和他下棋,母亲在一旁给他们沏茶,唯独她站在他们之外,旁观着这一切。

    最先发现她回来的还是席逾明,“圆圆回来了!”

    听到这声熟悉的名字,楚攸宁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她小时候吃的胖乎乎的,他总是使坏的叫她圆圆,尽管她表示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可他依旧我行我素,从不把她的意见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