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卦师的桃花运

01 人生若只如初见

A市,丁家村。

    村门口,群情激昂的村民正和强悍无礼的拆迁队展开了混战。

    “轰隆隆”的声音在村口不断地回荡,那是犹如鬼子一般挥舞着砍刀砍向无辜群众的铲车!

    这两辆铲车不顾人群,咆哮着向前开去,众人吓得慌忙躲开,只见一铲子下去,村口的一间土胚房子就倒在了尘土中,四处飞扬的尘土呛得的大家弯腰直咳嗽,那个场面就像横店正在拍摄战争剧的现场。

    “打死他!打死他!这些鳖儿子,没王法了…”年过五十的四婶扯着嗓子喊。

    “二柱!二柱!流血了!…杀人啦!”丁云山看着脑袋上正在流血,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的儿子悲愤交加。

    “和你们这些土匪拼了!”丁香大吼了一声,挥动着手中的擀面杖,直接冲了上去,一擀面杖砸在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包工头脑袋之上。

    群情激愤的村民也都一股脑地涌了上去,丁大爷在混乱中被人推搡在地。

    再也顾不得什么国纪民法了,村民们都纷纷拿着棍子、刀斧、镰刀、自制弓箭和石块攻击那些施工队的人们。

    瞬间双方混战在一起,哭爹叫娘的声音此起彼伏,场面几度失控,差点就要闹出人命。

    随着事态的反战,双方都自发地结成了人墙,村子一方挡在挖掘机的前方,守着不让进,施工方凭着人强马壮,步步紧逼。

    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大家快看,有人过来了!”

    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齐齐朝村口看过去。

    果然,看到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像一条巨鲸静悄悄地驶入村子,停在了不远处。

    丁香也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然她一定会把那个像是怀孕几个月的包工头痛揍一番。

    只见从那奔驰当中,钻出来一个穿着休闲西服的年轻人,相貌很是英俊,但她此刻却无比厌恶,因为她在电视上见过这个人。

    周厉轩,昊正集团现任总裁。

    “来的正好!”丁香心想,随即对着一百多个村民大喊道:“姓周的来了,咱们找他算账去!”

    一百来人在丁香的带领下,把刚刚下车的周厉轩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全都义愤填膺,貌似只要一言不合,就要让这小子上西天。

    周厉轩带过来的几个保镖,严阵以待地挡在了他周围,个个神情冷冽,似乎一声令下,就会替主子扫荡众人。

    “大家千万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讲,不要打人噢,那可是违法的!”村长在这个节骨眼,很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嘴,被丁香狠狠瞪了一眼。

    “姓周的,今天你要是敢拆我们村子,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狗蛋、小四,你们去搬石头,给我堵住村口,他们的铲车再敢动一下,让他门这些人有来无去!”丁香挥舞着手中的擀面杖,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像是个狗头军师。

    狗蛋和小四齐齐答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周厉轩冷冷看着对面的小丫头,鄙夷之色尽显无疑,果然穷山恶水出刁民。

    他用手轻轻弹了弹袖口上刚刚沾染上的灰尘,眉头微微一皱,说道:“稀土矿项目开发因为你们的阻碍,已拖延了68天了,我们公司为此损失惨重,这个损失你们能赔得起吗?”

    丁香毫不示弱,一手叉腰,一手拿着擀面杖指着周历轩:“那我们丁家村传承了多少代,你知道吗?岂是你说拆就能拆的?如今,毁掉的建筑价值连城,如果让你赔的话,恐怕到最后,穷的连裤子你都穿不上!”

    村民一听,很解气,都哄堂大笑起来。

    “粗鄙不堪!刁民一个。”周厉轩冷冷地说道。

    丁香看到他脸上那种鄙夷:似乎丁家村的人都是一群贪得无厌、想借此机会敲诈勒索的刁民,心里就如排山倒海一般气愤。

    “姓周的,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想什么,但是我告诉你,我们都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即便你给我们金山银山,我们也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我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吧,别到最后收不了场!”

    “话不要说得太满,我们走着瞧。”说着,周厉轩在几名保镖的倾力保护下驾车离去。

    村民大松一口气的功夫,突然看到,浩浩荡荡开进来十几辆铲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