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攻略:继妃生存守则

第1章 无辜成了王妃

离开金陵的时候,对这个大夏朝的国都,徐初盈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并不因为她是穿越的。

    而是自那年穿越到大理寺卿四岁的嫡女身上之后,迄今过去十五载,她的身边始终就只有奶娘苏嬷嬷和小丫头银屏陪伴、在徐府偏僻破落小院相依为命,试问对这个地方,她如何生的出好感来?

    再热闹、再繁华,也是别人的,与她,并无相干!

    而据说之前,那位嫡长女可是万千宠爱在一身的掌上明珠,一夕之间不知发生了何事,母亲暴毙,她也遭了父亲厌弃,从此不闻不问!正因如此,徐初盈对这个地方更没有半丝好感。

    想必父母之间必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是母亲的女儿,难道就不是父亲的女儿吗?再说那时候她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能懂得什么?何其无辜!

    这位父亲,可见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然而不想,在这儿好处她没有捞到半点,坏事却从天而降,徐初盈更是悲愤得欲哭无泪!

    原本,经过这么些年一点一点的筹谋准备,她与奶娘、银屏已经做好死遁离开徐府、天下逍遥自在的打算,不想即将离开之前,一道圣旨从天而降:她被指婚了!

    夫君乃大夏异姓王、燕地的藩王燕王高晏。

    一夜之间她变得万众瞩目,搬进了徐府中最好的院落,门外还有一拨拨的侍卫把守,想要逃离,比登天还难!

    不想死,她就只能嫁!

    表面看来这门亲事似乎是天大的好事儿,实际上,谁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些年来,徐初盈偶尔也会悄然出府在外走动,许多事情也略有耳闻。

    燕地与大夏的关系这些年可不怎么样,甚至一度可称之为紧张。

    燕王妃两年前去世了,这一回燕王进京朝贺,皇帝指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这是变着法儿往燕王身边安插眼线呢!

    可那燕王也不是个等着人算计的主儿,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自己,必定使了些法子,成功的将自己变成了他的准新娘……

    大理寺卿的嫡长女,身份高贵,可堪匹配,便是皇上,也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然而事实是,她这个徐府嫡长女,其实就是个十九岁了还待字闺中的弃女。这样的女人做了他的王妃,当然比任何别的贵女都要好控制、要对他有利的多!

    想清楚这一点,徐初盈当时更加无法可想唯有待嫁,因为她知道,燕王绝对不会让亲事落空的!

    就这样,她出阁了!

    然后没几日,便跟随燕王返回燕地。

    金陵城渐渐的在身后远去,徐初盈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同时也有迷茫,前路如何,尚不自知。

    然成亲那日燕王的话却异常清晰的回响在她的耳边,他冷冷的说:“安分守己做好你的燕王妃,本王不会亏待了你!倘若敢兴风作浪谋算别的,哼,别怪本王没提醒你,小心尸骨无存!”

    徐初盈听了这话没觉得有多意外,反而多了一份安定,因为她知道她肯定会安分守己的!但愿这位燕王爷也讲信用就是了。

    转眼过了几日,从这几日来看,他虽未曾再露过面,但衣食起居似乎还算不错,且他的属下们也没有欺负过自己,连一句嘲讽的话都不曾有。

    反倒是自己这支不知道其中安插了多少方眼线的陪嫁队伍,除了奶娘和银屏,就没有看得上自己的。

    就连一个干粗活的丫鬟,也敢嘀咕:“不知走了什么****运,居然当了王妃!”

    当时奶娘和银屏听了这话气得不行,银屏那丫头还非要找那丫鬟算账,被她给笑劝拦住了。

    细想想,也不能怪人家这么想嘛!

    一个十九岁的老姑娘,没了娘,爹不亲,在府中过得连丫鬟都不如,生死病患冷暖全由自个,却突然之间成为王妃,还是番地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妃,旁人谁看了会心服?

    说一声“走了****运”,这是大实话!

    徐初盈大大的叹了口气。

    夕阳西下。

    当落日收起最后一抹余光,西边天上的晚霞也渐渐暗淡下去的时候,长长的队伍终于又到了一处驿馆。

    走进分给自己的院子,进了屋,徐初盈坐在榻上就一动也不想动。

    越往北路越不好走,赶路又急,中途无休,在马车上一天颠簸下来,别说浑身骨头酸痛,就连五脏六腑也翻腾得厉害。

    吩咐赶路的人不会心疼她,心疼她的唯有奶娘苏嬷嬷和自小的丫鬟银屏,可是她们做不了主,而且,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歇了足足有两刻多钟,徐初盈才算勉强歇了过来。

    徐初盈揉揉发酸的腰身,舒展舒展胳膊,收回了思绪。苏嬷嬷和银屏已经打了热水、端了晚饭饭菜进来。

    “王妃,好歹用些,不然身子怎受得住!”苏嬷嬷满是怜惜的道。

    徐初盈微微一笑,正欲答话,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的拌嘴声。很快,拌嘴就变成了吵架,声音也窜得老高!

    银屏打开一丝窗户往外头瞅了瞅,仍旧关上回身撇撇嘴道:“她们两个倒是好精神体力!逮着空就掐,一天也没拉下!”

    苏嬷嬷又看了徐初盈一眼,轻叹道:“王妃您太好性儿了,这样由着她们下去,如何了得?”

    徐初盈不以为意的笑笑,道:“奶娘,她们爱吵便吵吧,只要不来吵咱们就成!咱们吃了饭洗澡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

    说得苏嬷嬷和银屏都笑了起来,主仆三个先后用饭不提。

    至于院子里吵架的那两人,虽名义上是她的人,然跟她何干?

    一位蒋姑姑,是宫里指给她这位新鲜出炉的燕王继妃的陪嫁掌事姑姑,另一位崔嬷嬷,则是娘家徐府特意为她挑选的陪嫁女管家。

    一山不容二虎,这两位女中豪杰打第一天碰面就开始了各种明争暗斗,并且战斗逐天升级。

    目的当然是争夺对她这位性情软弱、可欺好拿捏的燕王妃的掌控,然后再进一步在燕地大展拳脚。

    徐初盈暗暗冷笑,不是她不愿管,而是根本犯不着,因为,有人迟早会管的。正主儿都不急,她急个毛线!

    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两个妇人的心思?怎么可能会留着她们兴风作浪的不安分?

    一顿晚饭用完,院子里的争吵还没结束,听起来还吵得正欢!

    听得徐初盈不由大感佩服:嗯,口才很好!体力很好!精神也很足!

    得了徐初盈的话,苏嬷嬷和银屏也懒得理会了,自顾自的收拾碗筷食盒、去厨房催热水。

    不想,争吵声戛然而止,紧跟着是参差不齐的一声:“参见王爷!”

    徐初盈主仆三人皆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