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神迹

第1章 楔子

楔子

    西疆,巍巍群山

    初春,晨阳柔和,霞光异彩,如若仙境。

    此刻,两处峰顶分别站有一人,相对而立。双峰相距数里,二人都为青年,目光极为深邃,穿过云雾打量着对方。

    “云凡,咱们有多久没见了?”

    其中一人开口道。

    “三年?还是四年?这些不重要。你知道我给你留书,是为了什么。江无悔,这些年你还是没变,一上来就问这些没用的。”

    云凡话声冷漠。

    江无悔听后不由苦笑,他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

    “云凡,你我两家本是至交,咱们兄弟多年,为何非要生死相对?修练多年,已踏足大乘境,万载岁月,还不够咱们兄弟二人度过么?永生,未必是件好事。”

    云凡听后冷冷一笑,不理会对方,慢慢的托起了右掌。

    ‘洪……’

    突然,他右掌一股虹光乍现,一颗赤珠,慢慢浮出了他的掌心,飘在半空。

    “多说无益,我意已决!”

    他冷然道。

    此地空间顿时被那颗赤珠照得艳红似血,周遭温度瞬间升到了极高。

    江无悔见后大惊失色,紧盯着那颗赤珠,神情无比凝重。

    “你……竟收服了真火珠?”

    他有些难以置信。

    云凡冷笑道:“江无悔,五年前你收服龙吟剑后,就再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我现在就要证明,整个西域年轻一代,我云凡才是最强的。那十个人中,我必会占一席之地。”

    江无悔听后紧皱眉头道:“你胡说些什么?这些年,我为了控制龙鸣剑,差点身死道消,一直在闭死关。你来江家寻我,家中长辈自是不会让你我见面。”

    云凡手托赤珠,表情漠然,没任何反应。

    江无悔一叹,深知此战在所难免。

    “嗡……”

    轻吟忽起,一道青光,瞬间从他背后冲出,停至胸前。

    三尺长剑,浑然一体,大器天成。剑身铭文闪现,正是江家震世神兵。

    “龙吟,采极地深寒之物,无数炼器大师锤炼三十载,最后融入真龙精血,方至大成,据闻有开天之威,斩妖除魔,所向睥睨。不过,我云家真火珠,也不差。”

    云凡冷笑道。

    “真火珠,相传是守域神兽,留下的火之精魄。后经一位无敌强者,加持了一种神秘道印,变得威力无穷。不过,数万年来,只有云冰水前辈真正炼化了此珠。如强行炼化,伤及脏腑不说,功力很有可能尽废。云凡,我担心你。。”

    江无悔话声充满了担忧。

    “废话还真是多啊。”

    云凡臂膀一震,但见赤珠冲天而起,逐渐变大,竟增至一丈直径,周遭温度再次升高,赤霞漫天。

    与日争辉。

    “你想毁了此地不成?”

    江无悔见他催动真火珠,并未他顾,不仅大惊失色。急忙飞天而起,猛咬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喷在了手上,然后不停结印。

    “天地,八荒,十六连珠,天冥问道,求四象屏障,请赐六合真空,封!”

    顿时,一股鸿蒙之气从他结印的双手散发而出,凝聚成型。成六面立体空间,不断向外扩大,瞬间笼罩了数里有余。

    结界已成。

    短时间造就如此规模的结界,大乘之威,尤为可怕。

    “妇人之仁,为了缩短时间,竟损失精血,今天你必败。”

    云凡看了冷笑道,之而双手一搓,虚空中的赤珠突然剧烈抖动起来,随之‘啵’的一声,竟然一分为十。

    “火霞追阳”

    云凡突然仰天长啸,顿时声震天穹。只见那十颗真火赤珠,相互快速的缠绕,自行成阵,朝江无悔方向直冲而去。隐约间,一头上古麒麟若隐若现,极为骇人。

    江无悔再不迟疑,鼓动周身灵力,伸出二指点向龙吟,驭剑迎击。

    “七星扫月”

    刹那间,龙吟剑身青光大现,一条青龙横空出世,朝冲过来的麒麟昂首迎击。

    二者很快碰撞在了一起。

    顿时间——

    灭世巨响连珠爆发,山河倒转,天地一片萧杀。但见青龙麒麟,虚空相互残忍撕咬,煞是可怕。

    结界内霞光异闪,平面体不断震动。二人一上来就用尽全力攻击,即便六合结界牢固,也有些承受不住这两位大乘境的能者交手。

    “哈哈,真是痛快,江无悔,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云凡才是最强的,天火降临。”

    云凡狂笑,双手握拳,极尽功力骤然显现,只见一股豪光从他周身激。射而出,着实可怕。

    二人身影不断显现变换,打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江无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知晓云凡的功力不在他之下,但云家控凰神术并未如此霸道。三万年前,云家先辈云冰水,乃不世妖孽。在西域属于无敌的存在,控凰神术,极尽九重。

    可云凡,虽天纵奇才,但较云冰水来说,却是略见逊色。即便云家一些在世的前辈,也有几人年轻时可与他并论。

    他们都没有掌控真火珠,云凡为什么可以?

    云冰水是在七重控凰术时掌握真火珠的,江无悔怎么看,云凡也没达到七重之境。

    他干了什么?江无悔心中有一种大恐惧。

    但见云凡双手肆意挥画,十颗赤珠在他的控制下,弧度优美,华丽无方,如同艺术一般。

    云家控凰术,当真名不虚传。

    ‘这样下去的话,不是办法,我今天最好擒下他,查个究竟,希望这小子别干什么傻事。’

    江无悔暗想,随即大喝一声,不在驭剑,遮天大手牢牢握住了剑柄,振臂挥剑。

    “月浊冰天。”

    刹那间,青芒骤然加尽提升,龙吟四起,竟似愈演愈烈,仿佛要将苍天震塌。无匹剑罡瞬间将十颗赤珠弹开。

    江无悔本尊则如同鬼魅一般朝云凡冲来。

    云凡神情一凝,不敢大意。但此时招回赤珠已然不及,急忙闭眼,默念口诀。

    突然间,他的身体奇怪的颤动起来,眼见对方即将冲到,云凡的身体忽然间消失了,然后奇异的出现在刚才江无悔离开的位置。

    江无悔一愣,猛然间回头,眼中泛起赤红之色。

    “这是妖冥残像?你。。竟然修习了禁术?”

    他大声嘶吼,情绪有些控制不住。

    云凡听后冷笑道:“那又如何?这还只是前奏,再让你看看这个。”说罢,他双手出掌如风,竟然击打自己周身窍穴。

    江无悔见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云凡,不要。”

    他想去阻止,却来不及了。瞬间,云凡周身一百零八处大穴,尽被自己击中。

    ‘哄……’

    只见一股黑气,从他头顶喷射而出。在虚空中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旋窝,疯狂的吞嚼着天地真气。

    “冥火烧魂,呼唤内心魔性——魔般若”

    云凡的声音有些沙哑,此刻他面容狰狞,再没有之前俊俏风流之姿。两侧额头,竟然浮现出两只恐怖的黑角。

    顿时,苍穹风起云涌,本是朗朗乾坤,如今不知从何处汇聚了滚滚乌云,霹雳电芒在其中缠绕游走,仿如末日临至。

    江无悔大骇,急忙朝他冲来,想要阻止这一切。可刚一进前,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住了,再难踏进一步。

    再看云凡,正低头忍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

    “可恶啊,你怎这么傻?”江无悔嘶吼,失去了应有的沉稳,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入了魔。

    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成了。”

    半刻过后,云凡慢慢的抬起头来。

    此刻,他的眼中没有眼白,漆黑如墨。

    “云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无悔强行让自己冷静,沉声问道。

    云凡并未回答,抬起了已变成利爪的双手,真火珠受控盘旋着,凌空纵横呼啸。

    江无悔咬牙,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十星连环。”

    云凡振臂前探,但见那十颗赤珠,如流星般朝江无悔击去,速度力道,远超从前。

    江无悔不敢大意,凌空脚塔乾坤,持剑平斩流星。奈何赤珠方位变换极为刁钻,且威力大增,已不下于控凰术九重之威,他虽是功法通天,却也有些无力了。

    云凡双掌上下翻飞,举止潇洒。而江无悔却是左右见拙,狼狈异常。

    战局变成了一面倒的趋势,江无悔越发吃力,拼尽了全力对抗,可。。

    突然间,一颗赤珠穿过了重重剑网,精准无比的击在了他的胸口。

    “哧。。”

    赤珠神威沛不可挡,比山岳沉猛百倍。一股鲜血从江无悔口中狂喷而出,他直接横飞了数里,‘呯’的一声,撞在了自己的设的结界之上

    云凡在赤珠环绕下慢慢飞至。

    江无悔凌空半跪,不停的喘着粗气。

    “你败了。”

    云凡冷声道。

    江无悔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为了打败自己而入魔的兄弟。

    “是的,我已经败了。”

    江无悔苦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虽打败了我,但已入魔,可能已无法踏足神域。”

    江无悔有些迷茫不解。

    “因为我只想证明,我。比你。”

    话没说完,云凡忽然身体巨震,一道鲜血从他口中流出。他双眼一闭,向下方摔落了下去。

    江无悔大惊,急忙冲过去接住了他,落回了山顶。

    此刻云凡已恢复了正常面貌,他平静的躺在江无悔的怀里,嘴角紧闭,脸色一片苍白。

    江无悔将自己的灵力传入对方的体内。

    “怎么可能?”

    他大惊,自己的灵力竟然无法传入对方体内。

    此时云凡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我终于,打败了你。”云凡第一次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这种笑容,很满足。

    “五年前,我听说你降服了龙吟剑,心生羡慕,然后起了争强之心,强自炼化族中传下来的真火珠。谁想真火珠非常霸道,执意的抗拒我,我便强行降服,结果。。”

    云凡眼神一暗,续道:“真火珠烧毁了我的经脉。”

    “家族拼命隐瞒着此事,四处寻药,可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再修炼了,而且,功力会越来越低,直到消失。我当时去找你,你却闭门不见。我一气之下,将家中密地封印破开,取出了上古魔人的秘籍。”

    江无悔静静的听着。

    “今天,我打败了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虽然赢了,却再也无缘神域。大哥,你一定要成为那十个人的一位,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他天真的笑了,像个小孩子。

    “你这个傻子,为什么这么糊涂?为什么去强行练化它?”眼泪,忽然从江无悔的眼中流出,他抓起云凡的手,带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云凡神情有些茫然,随后身体猛颤,手掌连动,似是在找些什么。

    可他怎么也找寻不到。

    泪水,也是泪水,却是红色的,这是成魔的后遗症。

    “大哥。你。你的心脏呢?”

    云凡嘶吼道。

    “龙吟,它吞嚼了我的心脏,如今我,只有不到半年的寿命。”

    云凡深深的看着他,血泪越涌越多,一片记忆在脑中浮现。

    这是一条美丽的小河,两个孩童在河边玩耍。

    “小凡,你快点,鱼快跑了。”

    “知道了大哥,快,快,太棒了,哈哈,今天晚上咱们又有鱼吃了。”

    “你就知道吃,咱们要抓紧修炼,听阿爹说,三十年后,会有神路开启,谁要登上了神路,就可以永生啦。”

    “永生?好吗?有鱼好吃吗?有大。屁股媳妇抱着舒服吗?”

    “你脑子在想些什么?还大。屁股媳妇?都让你家那下人教坏了……”

    “哈哈哈。”

    “哈哈哈。”

    **********

    这——是怎样一种悲哀?

    **********

    西疆群山,六合结界之外。

    云雾中,一道倩影漂浮九天,看着里面,久久不语。

    修长的手,完美无暇。

    持有一物。

    金色锦书,上面写有三字。

    点神录。

    一声叹息,如天外炫音。

    倩影转身。

    却未离去。

    慢慢转首。

    “江无悔,云凡。凡界竟出了这等人才,不过,真的好可惜。”